图:纽约的工厂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12月26日报道,纽约州收入最低的工人群体可以对新的一年里有所期待,因为他们的的最低工资将提高至时薪15美元(约合每小时100元人民币)。

报道称,对于在这个昂贵的城市挣扎着生活的普通工人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消息。在纽约的租金和其他生活成本都在继续上升的情况下,这一笔额外的现金可以帮助他们维持每天的生计。但对于一些企业主来说,这可是一个负担,因为他们必须努力找出如何应对更高劳动力成本的办法。

在纽约市区,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将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开始生效,并将适用于快餐业工人和雇有11人以上的企业雇员。在这一新规定生效之前,这些企业必须支付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3美元(约合每小时90元人民币)。

比如像今年70岁的乔斯-阿玛多(JoseAmador)这样的人,他是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家杂货店的全职工人。

目前,他每个月仅带回家2500美元(约合每月1.72万元人民币)。为了养家糊口,他不得不付出很大的努力,因为他有四个孩子,年龄在3岁到15岁之间。他的几乎一半的收入都被房租吃光了。这还没有算食品和交通等费用。

他说,在纽约这个城市里,一个月30天的地铁通票就需要121美元(约合830元人民币)。即使每小时多挣2美元,算下来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这样以来我就能有更多的喘息空间,”他说,甚至还可能为紧急情况存一些钱。如果孩子们向他要什么东西,他的回答就不一定是:“我们买不起,孩子”,他说。

据悉,这是纽约自2013年以来第六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当时的最低工资为7.25美元每小时((约合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纽约的最低工资标准5年翻了一番。

报道称,工资连续上涨对于小企业主莱姆(Sam Lam)来说,意味着更多的担忧。

作为两家皇后区洗衣店的老板,莱姆需要通过削减工人加班、削减公司午餐和假日奖金等小福利以及提高洗衣价格来平衡自己的预算。由于他所属的两家门店每家雇佣的员工都不到11人,这样他的门店员工的最低工资将在2019年从12美元涨到13.5美元,然后在2020年达到15美元的水平。

“我现在压力很大,”54岁的莱姆说,他也是一名美发师。

图:纽约街头

华盛顿大学教授维格多(Jacob Vigdor)说,在西雅图和旧金山的市区,一些公司从2017年开始就必须支付每小时15美元的工资,而旧金山全区域的所有工人在今年7月1日都达到了每小时15美元的标准。

维格多教授一直在跟踪研究工资上涨的影响,他表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不会让工人处于更安全的地位,也不会影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说:“我的感觉是,对提高最低工资可能会给企业带来影响的担忧被夸大了。同时我认为,最低工资可能给工人带来的期望也被夸大了,这也是公平的。”

他说,从事最低工资工作的工人确实看到了工资上涨,但进入低工资市场的新员工比例已经下降,这意味着企业正在通过减少工人轮班或调整工作时间等方式进行调整。

维格多教授说:“对于城市低工资收入者来说,不管他们能多挣多少,他们的开支增长总比他们的收入增加的快,如果不是更快的话。”

据报道,纽约州官员估计,在纽约市全面实施新工资标准后,将有90多万人获得每小时15美元的工资。

56岁的卡布拉尔(Flavia Cabral)女士是一名兼职快餐工作者,她期待着给孙子买玩具,也许有点额外的钱去买以前超出范围的东西,比如一双质量好的鞋子,或者能给她女儿一些钱,以支付她的大学费用。

这位布朗克斯居民说:“现在我的精神压力有了一点释放。我有希望了。”

首页时政